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格陵兰岛

The emotionally isolated Greenland

 
 
 

日志

 
 

enough  

2011-08-26 22:22: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总是想说点什么,只是也没什么心情慢慢酝酿了。拖了一箱子的书回家,和旁边人戏称像是在过暑假,只怕是过去两年暑假也没抱过这么多书。每科老师都期望我们在三天之内达到质的蜕变,不过我还是傻傻的带了回来。

和周围的人慢慢的熟起来,和以前的人交往反而不太多,因为无论如何在6班的好几个自主单的人都是我没什么兴趣甚至干脆当做不认识的。这种结果之下跟子轩和雨馨就特别的友好。和子轩坐得近,周围大多数都是三单的男生,反正是在慢慢地在淡化原本的单元意识了。倒也不是因为老师说的班级凝聚力。

有一个极聪明的同桌,会把我气到一个晚上一句话都不说闷声写作业,渐渐地也就知道我又倔又敏感不能鄙视我智商。说不清楚的复杂心理,听他说“好啦我错啦。别忘了无氧呼吸啊傻。”真的好想先掐死他再掐死自己怎么这么笨。然后就想起何迪燊问我“为什么要牺牲小我成全大我和李乐楷当同桌”,只是当时真的迫切想要换位,现在虽然难免郁闷,但也比第一周要好。写化学总是写的停不下笔,和他们说要多享受一下化学达到质的飞跃的快感。当然很快就被物质的量给挫伤了。和同桌一直在拼成绩,平了一次物理和一次数学,但总是他理科超过我,我语文英语再扳回来,就是不知道还能维持多久。估摸着他这几周干的最多的事就是揉我头发、敲我眼镜,说得最多的话就是“太笨了”“傻不傻啊你”T T

后面有一个水瓶之友,因为会一起下课接水。前面有一个妇女之友,因为子轩曾经对他说“我们当好姐妹吧”引起前排人齐刷刷回头。还有一个萝卜,曾经写作业不能问同桌问题然后拍他背问他“为什么萝卜失水变软”被周围人取笑。和李乐楷也闹过换座位,他摇头晃脑地跟别人说“她问的问题真是太弱智了”然后笑嘻嘻地看着我,当晚我就问他为什么说要换还不和水瓶换,回回来一句“真是伤不起啊”。觉得自己也是无理取闹,但更多是气恼自己这么弱。

回到宿舍是比较欢乐的。晚上恬恬看散文或者古文的时候我就在一边写写英语,然后等着她给我们念一小段好的文章或者莫名其妙的古文排比句,话题就会被拉到无限远。曾经和恬恬从十一点半聊到一点半,讨论高三这一年是不是应该让自己先放下喜欢的事情。我总是想到教了三十七年高三的物理老师,如果不是肯定这种制度的公平与合理他也不会一呆这么多年,所谓桃李遍天下的成就于他们怕是很淡了。晚上最常见的事情就是大家边写作业边乱背诗,随便想到一句想不起下一句就全宿舍一起想,当然还有恬恬形容周嘉粱用的那一句“踏花归去马蹄香”让我们都惊悚了。

每天中午睡觉前会看《八月之光》,晚上写完作业就算到了一点半也会继续看一节《三国演义》或者《射雕英雄传》。觉得日子过得既充实又愉悦,所有科目似乎都不像以前自己想象的那样糟糕。大概是因为和同桌在拼成绩的缘故,多多少少还是上进的,除了生物真的是比不上其他科倒也不至于把分数拉的太开,化学和物理真是让我感动。李振宇每天都看着我和李乐楷吵吵闹闹,最喜欢他脸上那种又无奈又觉得好笑的表情,因为我自己也喜欢这样可爱又活泼的同桌生活。下课要么和水瓶一去一回地接水,要么踢踢毽子,居然总觉得时间太快。

真是快。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