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格陵兰岛

The emotionally isolated Greenland

 
 
 

日志

 
 

斜阳照旧人  

2011-08-28 02:56: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祁煜向着与十点二十分的超市相反的方向走去,心里却还犹犹豫豫地想着要不要赶紧回去买一包咖啡,或者顺便捎一篮水果给何律师。已是仲春的季节,D市地理偏北,雪化得也特别晚,若不是母亲无意间念叨的一句“又清明了”,祁煜早已是整个人埋在图书馆里不知春夏秋冬——在北方夏天和冬天几乎是相连着的,而春天和秋天则是一扇漏风的窗,日子一溜烟地就过了。

夜晚风很大却并不感到冷,祁煜抱着一袋子的书走在路上也不怎么觉得寂寥,还是会有面容冷淡的路人踩着厚重的脚步慢慢消弭在路灯的光晕中,不辨颜色的衣角或者围巾在祁煜挽起袖子的手臂上厮磨须臾又尾随到光晕里去了。星星像是被刻意忽略掉的光线,在温暖的路灯下遥遥望着反而显得唐突,那么零碎的一点微光,像前阵子半夜起床总是看到徐叔叔在黑暗里的那么一点火星。那时候祁煜也只是隐约觉得事情不简单,只是生意人总免不了有点利益的纠葛,未料想竟然等不到徐叔叔作出反应就已经一审完了。还是多亏了何律师从中斡旋拖到二审,不然,“动作这么快显然是早布下的局,你叔叔人脉广,对方就是不能给时间让他翻案。”祁煜想着当时母亲对着闻讯赶来的何律师哭诉的情景,何律师口中老练的人情世故是素来知足守拙的母亲和自己从未涉足过的。不管是当时听着还是现在回想,都怀着一点突如其来的不知所措和茫茫然的恐惧。

祁煜有点留恋那毛茸茸的围巾的触感了。他抖擞了下肩膀换个方向抱着书,仍旧是小心翼翼地避开融雪的泥泞,向着两站外的事务所走去。明天就是二审,一丝渺茫的希望也是希望。他不忍心母亲以后太难过。

“叮咚。”搁在袋子里的手机响了,隔着薄薄的无纺布料光线分明地模糊下去,氤氲着的一滩涂光让他颇踌躇了一会儿。知道是秦珊粤。所以还是没有去看短信,不用看也知道是例行的晚安短信。秦珊粤有一个非常偏执的习惯——也是他的纵容养成的,每天晚上都要给他发晚安,再加几句当天看书看到的喜欢的句子或者一点生活随想,可真是把他当日记本使了。一开始他还客客气气地按着短信内容回,“晚安。我不太欣赏林语堂”,久了也就习惯得麻木了,短信响起瞥一眼就搁一边去,随她了。就是偶尔打开短信箱,整整齐齐的一行短信缩略全是“秦珊粤”和“晚安”总令他微微愠怒。但是也不会对她发脾气。就像两块石头被放在一起,没什么理由的,也就没理由分开。做人能拿来和石头做比较,真是辛楚。凡事都是尘砂,情意都是东流水,祁煜自认为是耽于事而淡漠情意的人,所以总是难有悲伤的情怀,不过是就事论事感慨一番,悲观得豁达。总之可真不是一类人。

已经能看到律师事务所的招牌了,手机又收到一条短信。奇怪,祁煜想,除了秦很少有人会这么晚给他发短信。努力地从布袋里摸出手机来,强忍着左手的酸楚,祁煜斜倚在公交站牌下翻着短信。先看到第二条,是秦珊粤的。“好吧。我以为是水到渠成的的事了。还是我自己表错情会错意。我不为难你呵!”句末的感叹号可真是铿锵有力,祁煜微微挑了挑眉,真不知道她又在一个人瞎想些什么——也不是第一回了,总逃不出是心情不好就想太多的圈子。把书袋靠在脚上,祁煜打开之前的一条,“以后你身边只有我好不好?”看短信真是要有顺序的,祁煜觉得有点好笑,估摸是秦珊粤看自己半天不回短信左思右想又补了第二句给自己台阶下,但偏偏他倒着来看了结果半分触动也没有。一个夜晚能发生的事情都摆在面前了,还等着一个答案穿过茫茫的夜色抚慰焦灼失落的心。那么情意切切的一句话,放在自己和她之间总觉得别扭,非得是别人的才对,反正答案是早就有了的,只是总不忍心说,当然更期望她不要提。

 

我当然是一定会让这个故事有<贰>有<叁>的......而且它绝对不会是个讨论感情的小说......只是小珊珊是个重要人物嗯。一看就知道这故事真长@@在鼓浪屿那几天酝酿的,听舍友meiling的经历受的启发,现在打出来早已偏失原意许多了,但是找不到当晚写草稿的纸,又懒得回想干脆再构造一篇。

其实这么多年的小说什么匪我思存啦桐华啦沧月啦楚惜刀啦真是没有白看啊......反正剧情都在那里摆着了,看我怎么写罢了。

最近真是充斥了古诗情怀啊,大概是因为天天和她们在宿舍背诗的缘故。还有上课记得的那一首,因为很想中午的时候讲给恬恬听就上课当场默记了,“你记得跨清溪半里桥,旧红板没一条。秋水长天人过少,冷清清的落照,剩一树柳弯腰。”真是美,《桃花扇》的词,还记得高二下的时候是借来看了的,但就是没有耐心囫囵过开头那一通延宕的剧情终于还是放弃了。

大致这么多了吧。就是不知道以后还允不允许我慢慢地把故事续下去......为了什么呢?没有答案的问题就搁置吧。给我,给珊珊。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