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格陵兰岛

The emotionally isolated Greenland

 
 
 

日志

 
 

尘砂   

2014-04-27 02:21: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真不明白为什么男朋友分手总是挑在我在买东西的时候,导致每一次我都特别的没心没肺,钝钝的感觉不到难过。我专门翻了一下上一次分手后的日志,一个月后我会有点怀念对方,因为做了一件曾经一起做过的事。 这次其实还蛮失落的,因为吵架后我是没有多少想分手的念头,虽然朋友说起多多少少会想一下。不过我也不是高一的小姑娘啦,被人突然提分手就会抓着身边的人哭。挺难过的想到以后没有人帮我们宿舍修电脑还有挑电子产品,而且麦当劳叔叔的衣服也还在我这(我难得拖延症一次,原来是为了铺垫这个),然后我就把所有社交软件都删了他,然后改掉了各种软件和网站的密码。下定决心以后都不用男友的生日做密码了,分手后很麻烦…… 也没有必要难过啦,之前也想过不会一直在一起,应该出国后就会分手,就算没分,我也谈不了那么长的恋爱到结婚。今天于韬问我喜欢他什么,温柔啊,我喜欢上他是因为温柔,虽然每次吵架都感受不到,不过这也是我不愿意分手的50%理由。剩下的40%是觉得再谈恋爱很麻烦,最后10%是木头真的很有才华很厉害…… 斗鱼第二次成为我分手的导火索,每次都是对方觉得我分给斗鱼太多精力……我只想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干脆说下斗鱼好了。总是有人问我喜不喜欢斗鱼,很多人是喜欢却不能在一起,我这是感觉不敢在一起所以不去喜欢……高一坐斗鱼妈妈的车回家,他后来跟我说本来是有照顾我的念头,但那天晚上考虑了决定还是不能和一个学妹在一起。其实我也是啊,本来觉得想和一个学长在一起(高一是学长控),但是我觉得他们家好可怕= = 具体不细说,那时候年纪小太天真谈个恋爱还考虑到男友的家人好不好相处……但总之我那时候就知道不会和斗鱼在一起的啦,虽然我们俩的关系在旁人看来总是很暧昧,但是斗鱼不像斯杰或者俊昇,每次分手都理解我。斗鱼是那种我很讨厌的态度,“一点都不惊讶,早就猜到了”,没有厌恶他只不过因为他是斗鱼而已,我早就习惯了他对我恋爱的这种嗤之以鼻的态度。 说回木头,好像没什么好说的。在一起13个月,大部分时候是开心的,这样就挺好了。不过我也不打算保持联络,像我这样多情总该给自己留一点无情,勉强算个优点。 其实我应该给这篇日志取一个特别的题目的,才不枉费这一年多。但是说真的我对分手已有麻木,真的是尘砂了。 不会复合了,一个星期两次冷战,就算不愿意分手如我也有点吃不消。第一次是我错了我哄,第二次……我其实不会做“如果明天见不到你,祝你早安午安晚安”这种事,今天和于韬说他好像也觉得我挺过分的一整天不联络连晚安也不说。想起前阵子舍友的男友抱怨舍友不说早安我还笑舍友让着他,妈的都是报应。木头还提到过我很冷淡吃饭也不和他说话,简直令我震惊。这和五年前初三时我人生第一次和朋友的冷战起因一模一样,她不喜欢我走路不和她说话。其实我总是在想事情,无论是吃饭踩单车还是走路,甚至夸张到会轻微自言自语的程度……所以这样就会冷落了身边的人吧。这个以后要改。还有就是木头说的感觉不到我喜欢他在乎他,唉。我现在觉得缺失父母的童年的确有点后遗症,我爸妈关心我的方式就是给我打钱,我觉得挺好的,所以我关心别人的方式也非常物质。我和我妈一般不打电话,打电话不是急事就是问她衣服喜欢哪个颜色什么尺码,因为我喜欢帮她挑衣服,我们的微信记录全是衣服的图片。我关心我妹还有木头的方式也是给他们买衣服,因为我会很喜欢别人买衣服给我,我觉得这是表示亲昵的一种。现在我知道了有人觉得这不够……这个我觉得我没什么错,只能说两个人不适合,除非缺乏安全感的那方能真正地信任对方。 妈的为什么要换男友呢……反正还是会有其他摩擦的,反正还是会累的。今天看的话剧说“过分夸大一个女人和另一个女人之间的差别是一切不如意的根源”,我觉得很有道理啊,same rule applys.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