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格陵兰岛

The emotionally isolated Greenland

 
 
 

日志

 
 

两则  

2016-05-04 04:49: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快半个月前的事情了 现在才有空记下来

四月中旬的时候我有意识到自己的状况不是很正常 因为我时常莫名其妙地哭(有的时候的确是因为想起外公 有的时候真的我自己都不知道在哭什么) 然后有的时候没有办法一个人呆着 有一次我刚在客厅看完一部电影 在关上电脑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很低落 我就坐在那里感受那种被淹没的感觉 想起以前我越是怕恐怖片我就越去回想细节 差不多也是这样 但是太孤立无援 我就跑去找晓真了 在她房间呆了一会儿看她复习 过了一会儿就觉得没事了

和斯杰的对话发生在有一次半夜1点半经历这种时刻 晓真已经睡觉了 我很干脆地拍了一横的门 请求他让我呆一会儿不用管我 一横非常非常地生气 他问我为什么还要来打扰他 有病就赶紧看病吃药 “我这么跟你说吧 我现在不管是陪谁都不会陪你的。如果你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起码你控制一下你的行为吧。” 我现在已经能很平静地回头看这一段了 可能的确是很为难别人 毕竟以前我和陈欢聊过我也是不能对别人的情绪“感同身受”的那种人 但是那个时候的我才不能“心平气和"

我:我都不用他给我什么情感支持 就是不想自己待着
斯杰:我也没什么同理心 我觉得我能做到的事就是听 其实我心里没什么太大的波动 还是要有点耐心就是了 听得多我也会累
我:一横说他不管陪谁都不会陪我的 我的情绪波动跟他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要去打扰他的生活
斯杰:他说的其实是合理的
我:我就跟他说 那好吧 我们就在门口耗着 然后过了一会儿我没事了就走了
斯杰:嗯 释放自己就好吧
我:我实在非常怨恨他 我觉得他(加上家里的事情)让我这个样子 然后我又不想怨恨他 因为那个样子相当于承认自己特别软弱
斯杰:自己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 不需要对谁承认什么
我:我觉得他很残忍吧 但是不奇怪你也觉得合理 我都不用他做什么 就是今晚晓真已经睡了 我希望他别让我一个人呆着 尤其是前后只花了五分钟
斯杰:因为我觉得你跟他就是不搭 都不用说别的 如果他这个时候对你稍微仁慈一点 你们就会再纠缠一会儿 人总是这样 
我:你和一横的确诸多共同点 都非常珍视自己一丝不苟的生活 那五分钟里我就想着 为什么这么残忍呢 我的生活变成这个样子 我只是想你伸手拉我一把 我还想到了宫园薰对着男生说帮我一把
(这是一横和斯杰都很喜欢的番四月是你的谎言,生病的女生请求男生帮她伴奏)
斯杰:你这么说 我也跟着你难过起来了
我:然后我想 我的生活不够混乱 让你这么无动于衷 真的好像直接死掉 就极端了一瞬间
(自杀的念头我上个月想得太多了 现在回头来看非常怄气 但是我还是能记得我的心情)
斯杰:天 我没想到 原来这么剧烈

下面是我真正要记录的东西

我:这个念头想了很久了 只是我自己知道我并不清楚我为什么要自杀 我知道很多东西都不足以做理由
斯杰:这是抑郁症的苗头
我:你会想吗 说不定你的人生没有之后了 如果你突然有这个冲动的话 我在想 说不定我的人生应该在这个时候结束呢
斯杰:我很少思考这个事情 我知道我迟早都是要挂的 但是我要有很多想要尝试的东西 很多想要了解的东西 很多想要得到的东西 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有满足的一天 但是一旦满足了 大概就生无可恋了吧
我:嗯 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 但是你可以选择放弃去知道......好难描述 我就是想说人生可以这样子结束在这里
斯杰:确实是可以的 我必须承认这一点
我:为什么我的人生一定是我以前想的那样
斯杰:为什么你的人生一定不是你想的那样 这两个问题的答案是一样的
我:拥有人生 不管是怎么样的人生 都是确定的 可是什么时候去放弃才是未知的 而这种未知又掌握在自己手里
斯杰:你什么时候开始宿命论+虚无主义了
我:不要贴标签 我的说法是宿命论吗
斯杰:因为你觉得 不管怎么样都是确定的
我:不 我是说 拥有/存在 是确定的 去掉中间那些多余的东西 本身就是存在与死亡 前者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了 只有后者是自己掌握的
斯杰:然后呢
我:所以人才会想自杀呀 因为死亡是自己能唯一控制的 说到这里我感觉这应该是哪个学派的学说吧 总觉得以前看过
斯杰:我觉得挺搞笑的 今天自杀和明天自杀都是一样的 如果问自己为什么今天不去死 那跟问自己为什么明天不去死式样的 这是一个解决不了的问题 因为如果你要说sense of control
我:对啊 死亡的状态是确定的 但是你可以改变你是否选择放弃生命
斯杰:你十年后再自杀也是一样的 反正还是你控制 
我:我觉得你没有理解我的意思 我的重点就在你说的 控制 这两个字 而不是今天明天或者十年后
斯杰:如果只是说控制要不要死 你什么时候都是可以控制的 我并不否定你可以选择此刻就死
我:太难说了......这样吧 能够放弃生命是人最大的权利?
斯杰:为什么是最大的
我:你无法控制自己能否出生 但是你能控制自己是否死亡 而这种控制就意味着人有存在的价值
斯杰:可是你刚刚自行限定了选择在生死之间 然后否定自己对生的控制权 结果死亡就成为了最大的

斯杰最后这句话其实非常精准  后面还有一些很乱七八糟的东西 话题延伸到三观去了 我们两个有点自说自话 毕竟我的观点建立的前提是存在死亡是关键 别的都只是附加 而斯杰显然认为人生有其内在的意义 那时候我的情绪很不稳定 这一场对话完全是无意识的诱发 我自己对死亡的认识仍然非常肤浅 我只是想记下来我曾经(现在)抱有这种想法

但是我当时是觉得斯杰完全不理解我的(陷入中二状态了...) 所以有了和俊昇的一场对话

我:我还不太能接受这样的自己 在我还记得我本来是什么样子的情况下 我现在都不知道我是想宣泄一种情感还是真的希望有人能听懂
俊昇:我也是 你还能把它描述出来 我都没法描述它 我越是冷静下来去想 越是难以冷静 像一条觊觎你的黑狗 如影随形 就像是一条被驯化的野兽会有的感觉 我在想这大概就是对生命真实状况的一种觉察? 我们生来就是孤独的 这种孤独在我们退一步观察自己的时候显露无遗 显得我们之前虔心信奉的与社会相关的一切意义都很荒诞 但我们的价值感、存在感和意义感都是来自于与他人的交互 我们在认同这种交互的意义的时候 是在信奉他这是这种孤独的解药 所以柏拉图才会说爱情是两个孤独灵魂的重逢 但是荒诞感产生于意识到这种说法不过是一厢情愿之时 没有终极的社会形态可以带来孤独感的消弭 只有不断地更新对于社会的信念可以让我们在give away our sense of individuality的同时换来这种孤独感的暂时消失 我觉得Thomas Nagel说的很有洞见 荒诞感是在我们能够以超越自身的眼光下观察我们自身的情况下产生的 因为观察我们自身的能力既不能使我们超脱我们自己 也不能使我们变成比自己更高的存在 所以我们就只能就此带着无法解答的疑问和其他无法放弃的目标和欲望生存下去 我感觉我说得很悲观 情感上我是希望你驳斥我的 
我:我觉得你这段话简直太启迪人 我每过一会儿就会想起些什么 一个坚强的人究竟是在面对这种孤独感的时候自己挨下来的人 还是那种一次次找不到另一个可沟通的灵魂还一次次尝试的人呢 我觉得信奉他人主义者的坚强应该比信奉自己来的容易吧 毕竟前者的断裂点在于对别人失望 后者的断裂点在于对自己失望

后面我们就去聊天气了哈哈哈哈哈

我还记得我说过很多次 我很长时间没有任何关于人生的问题 看书对我来说都只是为了未来的生活(就好像我和斯杰聊的话题我会意识到我以前读过的关于死亡的看法在我人生的这个阶段突然影响到了我) 不过现在我觉得我又有了高二那种非常想要找到一个答案的感觉 我跟斯杰聊完后我就想记下来 那天晚上我感觉自己是想清楚了的 毕竟沉浸在孤独感(+全世界没人懂我的中二感)的状态很能启迪人 现在我又是回到地面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