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格陵兰岛

The emotionally isolated Greenland

 
 
 

日志

 
 

一具空壳  

2016-07-03 00:07: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暑假太无聊了,于是我今天一口气看了两本东野圭吾。
先是《放学后》,明显感觉功力不足,有太多不必要的话明确指向凶手。不过这篇不是书评,我只是看到了一句话,“在我死后他们会怎么议论我呢?”
我本来没感觉的,是吃饭的时候想到。我之前跟香蕉不经意抱怨过:“我经常觉得我自己配不上我喜欢的男生。”香蕉说她也是。
我之前发现我有一个习惯,我总是会去了解我喜欢的男生喜欢的东西。算一下,因为WKR我看得懂篮球规则,分得清球队,初三的时候为了和他有共同语言学过吉他;因为串串所以了解过(转到)跆拳道,看书的习惯也是因为他老是在图书馆才养成的(受益匪浅,因此也是我最“好”的一段恋爱);因为自动化所以懂了很多单车和一些单片机的术语;因为一横所以有打炉石(打得稀烂)。不管这些人喜欢的是什么东西,高雅的,大众的,特别的,总觉得这样一个人有一种符号,就是死了也有人能把他们打上标签的东西。再说远一点,在爱丁堡的舍友晓真,真是羡慕她。我四月份情绪很不稳定的时候和她聊天,虽然她基本上完全不明白,但是她说:“你应该找点什么事情做一下。比如说我,也有心情不好的时候,于是我就去弹琴。”和另一个在爱丁堡的女生提起这件事,“我也是好羡慕晓真啊。和我男朋友一样,他也是一个人在房间弹吉他能陶醉一下午的人。”
毫无夸张地说,直到今天在书里看到那句话,我才莫名其妙联想起了这个事情。以前我就有遗憾过自己没有某种比较厉害的特长,能自我陶醉的那种,尤其是每次在朋友圈看到陈欢画画的时候。认真数一下,可能滑冰算一个吧,但是还没有厉害到花式全通。我之前和别人提起说因为一横才在玩炉石的时候,心里也是“噔”地一下觉得这句话非常别扭。我喜欢玩游戏吗?还可以吧,但是其实从来都没有当做一个爱好一样沉迷,之前我曾经打candy crush打到500多关突然觉得很浪费时间于是直接删掉了。是毫不遗憾、感觉如释重负、奇怪为什么没早点摆脱的那种。我想我本身就是一个很功利的人,游戏对我来说真的是浪费时间。包括我的恋爱,这个角度来说最好的一段是串串,因为实在是成长太多了,而且很多都是因为他;最无聊的一段是進停,对于我的生活毫无进益,因此毫不可惜。我现在已经能很坦然想起一横了,因为和他在一起那一段,太糟糕了,即使没有分开,我也不会想要那样的恋爱的。我就是恼怒惊愕整个事情结束得太快。
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毫无寄托的人。没有特别喜欢的爱好,没有特别喜欢我的专业,没有特别想做的事情(前提是GOT不算),往大了点说真的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很无聊的人。今晚没带钥匙在楼下走的时候一直想这个事情,第一,我长得还算好看;第二,我的性格有时候很迷惑人——所以,在过去到现在的时间里,我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好像一具空壳。实际上别人对我的认识真的有很大偏差,而我对自己的认识又不足,怪不得我会一直有“自卑”的感觉。想起很多零零碎碎的事情,比如我在社团里基本上啥都没干,但每次活动后的总结大家总是觉得我非常能干;比如我现在还是社会经验为0的新人,但是微信里已经工作多年的学长学姐总会认为我以后会“非常出色”。这种念想在我没意识到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夸奖,现在想来,真是喘不过气的压力。
我之前觉得自己高中的时候很酷,现在越来越无聊了,其实应该说是以前太盲目了,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自负得很,现在意识到我的“能力配不上野心”(?),感觉就像走钢丝走到一半突然往下看一样难堪。

我咋就从一句话想了这么多- -!
不过我可能也只有在博客里才会坦承自己的这种想法......面对别人,我还是要酷酷的一具空壳 - 向远. - 格陵兰岛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