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格陵兰岛

The emotionally isolated Greenland

 
 
 

日志

 
 

Early summer crisis  

2017-06-02 02:54: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文。一个月里想法转了八百遍,而我在试图还原并记录。
不过我确实怀疑我即将要写的东西的真实性,当时没能第一时间记录就已经不值得记录了,愤怒和伤心才是我的第一想法,不是现在这样一个小时前想写博客家里网断了于是耐心等了一个小时。

上一篇日志写到海洋喜欢我,我拒绝了,然后我的反应是“暂时不想看到海洋,圈子...虽然很不甘心但是先给他吧”。我屏蔽了海洋所有联系方式,希望他能尽快忘记对我的这种短暂热情,然后主动回避了一次下课后一起回深圳。当时是生气(为毛要我回避不能海洋回避)、优越感(海洋弱鸡)和迷茫(正在试验退群,只联系个人(这个和海洋没有关系,如之前N篇日志提过的我对群聊表示无奈))的情感交织在一起,不过第一次单独回家之后我在想不能因为海洋就改变我自己,他凭什么改变我的生活,所以觉得下次还是就正常化吧,不能正常面对的人不该是我(我不能这么弱鸡吧?)。结果下一次我要去转账,提前走掉了。在这次之后事情就变得比较扑朔迷离了。

我们是九个人的群,但是知道海洋喜欢我的只有我、海洋、三木和Doris。所以因为这种原因,三木和Doris大概觉得我不想见到海洋,所以后来每一次下课我和朋友聊天、问老师问题、上洗手间回来,他们就已经直接走掉了。一次觉得懵逼,两次三次我就......爆炸。讲道理这件事情我现在写起来都还觉得非常羞耻,但是这种情绪确实是这样。我是个走路超级快的人,所以即使他们走得早,我们每次都会在地铁站之前遇到,然后我就憋着郁闷默默地走在一起。所以大概第四次发生的时候,我就不走过去了,放弃了我的情商发了一篇朋友圈。

原文:
每一周 每一次 都是这样
无论是心里想着”一定是先走了吧“”嗯...有道理啊她先走” 还是干脆就没有记起
无法容忍的臆断 无法容忍的零存在感
讨厌死群聊了 讨厌这个组织里每一个“团体感”的人

像是在指责每一个群体里的人,但是我最抱怨的就是三木和Doris这两个知情人,替我做出了我不想见到海洋的决定并且被动地让我远离了他们。我现在的角度来看可以体会到中间缺乏沟通,可能大家都觉得尴尬,所以刚好我消失过两次之后他们就默认了这种常态替我做了决定。

当时我觉得这件事情本身给我的感觉是,这种肤浅的群体就应该被抛弃,如果我是选择了点对点的友情,这个人就不可能不考虑我的感受抛下我离开。只有这种群体,即使有一两个人想到了我,但是也会被“群体”挟滚着放弃这些想法(比如一个妹子跟我说她想起了我但是没有细想以为我可能和别人打过招呼)。在我看来,我的这群朋友会去想我不想见到海洋,但是他们不会去想我还会想见到我的朋友,我不想见到海洋的唯一选择就是不要见到这一群人,因为他们只会以群体的形式在一起,放弃一个人就是放弃这个群体,没有中间的状态。比起单独出来照顾一下我,他们更想要以群体的方式在一起。三木承认了我的说法,说到了个人对群体的依赖,后来我们就讲开了。

然后半夜一点半快睡着的时候,Doris发信息来了,重点一句摘抄如下:
下次要一起走的话就开口吧
不是同情
只是作为朋友
你开口了我也会去向你靠近
这样自然的事...

我大概反复看了两三遍吧,思考了一下下次下课我过去问Doris“今天我想跟你们一起回家”的场景,想着今天反正已经放弃过一次情商了,不在乎再来一次:“滚。”

这里要插播一下和Doris的关系。我长期以来是觉得和她没什么好沟通的,但是机缘巧合我们一起去了一趟越南。我之前也写过,这个妹子想法挺简单的,所以一起旅行的时候超级开心啊,我回来后跟她提到了对我们俩关系的期待,希望能比之前更近一点。回到前文。就是这个原因,Doris才会根本不知道我爆炸的点在哪里,但是想到了我提过的期待硬着头皮上了,结果一句没在点上,然后有几句话又特别伤人。我们后面还说了几句,不过大概都是各自压着不爽。

然后第二天早上我按着耐心尽量客观地(?)描述我的想法,告诉她为什么我不开心,她昨晚说的话为什么冷漠,我们就聊了一上午。她告诉我她对我的直接反应是不爽我发朋友圈指责一群人,所以对我的不开心压过了她心里面内疚之类的情感,就没有去想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要去指责一群人。总之,我们也花了很大的力气说开了。起码在当时看来。然后我当天还约了他们一起去唱K,包括海洋,气氛挺正常。

过了一天又是回香港上课,在走到月台的一瞬间,我就想起了Doris上面那段话,我一瞬间涌起来的负面想法真的能把我推下月台——
极其,无比,讨厌,Doris。

一直以来的感觉就是对的,我才不是平白无故刻意没去结交她。一起玩的时候想法简单是好,一遇到问题这就是个巨大的无奈。而且也不只是之前写过的觉得三观比较不一样,我内心里对她的简单是持疑的。唱K那天她说的一句话解答了我大部分疑虑:“我已经很久没有认真想过该如何和朋友相处了,一切就好像这么自然而然又事不关己地过去了”。因为不关心,所以简单啊,所以在我不高兴的时候不会来考虑我为什么不高兴,而是说我不该指责别人。意识到这个问题就是解决了问题,和Doris是达不到那种更近一步的友谊的。从这个时候开始我大概就放弃了之前的期待。

我那一天郁闷到真想在香港家里待着不去上课了,但是还是那句话,不想为别人影响到自己。而且我当时对我和Doris的关系能到达的程度是比较确信了,但是对我会不会一直讨厌Doris倒没有很确定,有的时候这种强烈的感情就是来得快去得也快。

直到我每一次看到她都觉得不爽。这种不开心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都不需要像在月台一样记起她说过的让我生气的话,直接就是对整个人的一种排斥。一开始我还试着消除这种想法,然后我发现跟她说话对我来说已经变成一种任务一样了,很担心自己一直不搭理她被察觉到所以刻意接上话题,真是折磨自己。我内心还带着一种愧疚,说要期待更近的友情的是我,现在反感得不行的也是我。都是因为我说话太早太盲目,才会变成这个样子。我形容给蕉仔听:“我对别人表示关系要更进一步,于是我生气的时候别人才会硬着头皮来开导我。结果不仅没说在点子上,还说了让我耿耿于怀的话让我回忆起所有这个人我不喜欢的地方,于是我开始讨厌对方了......"说真的讲出来我自己都觉得我自己智障。

今晚又一次爆发了,还是老问题。我喜欢的朋友们都在圈子里,圈子里有一个我现在不喜欢的人,远离她=远离圈子=远离我喜欢的朋友。近期无解。我只能迫切地希望快点结课,不用再看到这群人一起出现,然后我也不用总是郁闷又愧疚。Doris是个好强的人,之前她知道我以前不太喜欢她就已经很郁闷了,所以我现在才不敢一丝一毫地表现出来我不喜欢她。只希望快快结课,然后大家互相见不到,她忘了我我也忘了她吧。

然后想绕回来说一下三木。这件事情我和三木沟通的是最多的,期待是最高的,高到小艾疑惑“你为什么对三木要求这么高?这基本上是我对我男朋友的要求了。”说真的这句话是有点吓到我了......我觉得我应该是拎得清的,但是为什么对三木要求这么高?直到昨晚睡觉前突然想到:是希望三木也能成为life-long级别的朋友。

不过我会这么想,本身也是因为对跟三木之间的朋友关系完全没有一种信任感,比如我才不会觉得对跟斯杰的关系有什么要求,要刻意去提我们会不会成为一辈子的朋友。之前三木和我说过Doris不喜欢她的舍友,所以有一次三木和她舍友表现的相处良好的时候Doris觉得很生气,但是三木就会觉得她和舍友之间的事情和他无关。我有的时候真不想说自己不喜欢Doris,因为这一点上或多或少让我觉得会影响我和三木的关系,我们都是他的朋友,这样子肯定很为难。我今晚跟三木说我不想见到他们这群人一起出现,三木说“这么严重啊”然后就没说话了。我也觉得好沮丧,心里想着他肯定觉得我事情特别多了过去这么久的事情了还念着。我老觉得三木就是平和版的斯杰,斯杰以前也埋怨过我钻牛角尖,但是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觉得斯杰可能会觉得我是个事逼就不理我了(因为他就是个事逼...)。但是三木我就会这么想,可能是因为我自己也清楚三木是个简单的人。之前他愿意和我做朋友是因为他喜欢比较会想事情的人,但是我觉得不会喜欢我这么会想事情的人......我就好像处在一种,需要用自己的长处吸引朋友喜欢我,又不能过了头要控制这个度。三木其实是像Doris一样简单的,但是他很会照顾朋友,我超级喜欢他这一点。然后又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让对方也这么喜欢我,沮丧,不安。

从这里再想多一点。我讨厌Doris还有一个原因,老粘着三木!握草非常不开心啊。但是我完全不敢问三木为什么就让她粘着,明明知道对方喜欢自己......就告诉自己不同的人对待喜欢自己的人有不同的方式吧。

还有一个小点。我后来一直没有怎么关注过海洋,整件事情他只是导火索,别人会怎么做、我会怎么想都跟他没有关系。但是一想到后面因此有了这么多事情,我有时候也会默默地想埋怨他......但是他其实比较倒霉。他最近想要认识隔壁班的一个妹子,正好是我实习认识的最好的朋友。妹子主动告诉我海洋打听她消息搞得人尽皆知让人很不爽,我也就告诉妹子海洋一个月前还在追我......然后妹子超级邪恶地发了我们两个人的合照到海洋看得到的地方哈哈。心疼,实力心疼,虽然本来妹子就要回上海了是不可能的。

整个过程我觉得有很大程度算是我“作”出来的,因为我固执地坚持我的想法。假如我不那么讨厌群聊,讨厌群体关系,有些事情都不会弄到这么难以收场。但是我觉得最重要的教训还是——

朋友还是点对点地找。贪心想要点对面在关键时刻都是靠不住的。
尤其是想得多的人。
不过想得少的人本来就容易开心点。

-----------------------------------------------
和斯杰聊了 想起来JX在高二做我同桌的时候就提出过anti-social 而我隔了六年才理解到...身边一直以来想法简单的朋友好像都是舍友 只付出陪伴 没有很多交流 所以我很少有和想得少的人沟通的经验
以前其实一直以为自己属于家庭美满幸福的小孩 后来逐渐意识到父母不在身边对自己的影响还是肉眼可见的
大学的学长给我发了一篇《为什么我们要忍受孤独》,里面有一句:”承受孤独总好过忍受身处错误人群中而不得不做出的妥协,只不过是我们对友谊与陪伴坚持抱有更真诚更热切的念想。”赞同。我在做的事情像是具象化我的孤独,所以我喜欢的朋友能够更容易理解。但是这种尝试不是总是有回报的,有的时候不是说因为孤独这么中二的原因在郁闷,就是付出没有收获在郁闷。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